今年要介绍的作品,是由知名轻小说作家 渡航担任原作,描绘声优业界的《少女编号》轻小说版。本作故事中新进声优乌丸千岁,将带你了解声优业界的美好梦想与残酷现实。自视甚高的白目新人,将如何在这个腐败的业界闯荡并生存下去?各种声优业界不能说的这些那些秘密,都在渡航带点戏谑的犀利文笔下一一揭露。

小说《少女编号》带你了解声优业界的美好梦想与残酷现实-幽客社

图片为官方中文版书封

小说《少女编号》带你了解声优业界的美好梦想与残酷现实-幽客社

自恃长相可爱就以为可以轻易称霸声优业界的白目新人乌丸千岁

虽然我说这种话是有点不太对,但是我认为这业界真的很奇怪──大学女生乌丸千岁追随兄长悟净的脚步,怀着梦想与野心进入声优业界。原以为能大展身手,凭借著吃香的外表让人气扶摇直上,然而她面临一点也不轻松的业界现实,才发现事情没有自己想像得这么简单?据说立志成为声优的人数似乎超过三十万,其中能以「声优」身分养活自己的人大约有三百人……看着一片空白的行程表,让千岁不由得认真思考起「自己算不算在这三百人内」……

 

小说《少女编号》带你了解声优业界的美好梦想与残酷现实-幽客社

不不不,其实我现在还是有在做声优的工作喔。
我仿佛是要佐证这个论点似的,在重复微妙晃动的地铁车厢内慢慢地掏出我的行事历。 ……一片空白。

哥哥是现任职声优事务所的经纪人的前声优乌丸悟净,对于清楚了解这个业界的他而言,妹妹千岁现在同样面临了自己以前遇过的困境。面对凡事自大且不受控制的千岁,悟净究竟该如何帮助她继续在声优业界活下去……

小说《少女编号》带你了解声优业界的美好梦想与残酷现实-幽客社

「……千岁,妳想得太简单了。」
悟净吐出一口白白的烟后,依然面向另一个方向说:「能红起来的声优真的只是极少数,坦白说,这不是什么有梦想的职业。就算妳真的当上声优,以后也养不活自己。」

从狂妄自大的女主角乌丸千岁,以及看破业界人生的前声优暨经纪人乌丸悟净的角度分别切入故事,以轻松诙谐并略带讽刺的语调,为读者揭开日本「声优业界」的另一个面貌。究竟内容有几分真实姑且不论,单是看着千岁的狂妄态度,跟着悟净一起吐槽;或是看她开启认真模式,努力争取属于自己的第一个主要角色,都保证让人读来大呼爽快!

小说《少女编号》带你了解声优业界的美好梦想与残酷现实-幽客社

本篇使用图片皆翻拍自原书

《小说 少女编号》相当于是动画版的前传作品,如果尚未看过动画版,先从文字步调轻松愉快的小说版入门相当不错;而已经看过动画版的朋友,也可以利用小说补完这部作品全貌,并搭配漫画版《少女编号》一同阅读。

#1 乌丸千岁与奇怪的业界
虽然我说这种话是有点不太对,但是我认为这业界真的很奇怪。
☆ ☆ ☆
车站时钟即将指向下午三点,现在是个慵懒的午后。
这个时段的地铁上,坐着各式各样的人。
比方说,全身上下都是赤文字系(注:以二十出头女性为对象的时尚杂志)时尚风格的女大学生或在车上轻松嬉闹的学生;或是身穿西装,一脸疲惫的大叔;抑或是穿着不知道是哪间私立小学还是中学制服的小少爷小公主;甚至还有提着伊势丹、高岛屋等百货纸袋的夫人。
但是,我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类。
不不不,说得更精准点,我也是大学生,所以也算在里面啦。好歹我也是堪比藤崎诗织,正值青春年华的大学女生。
只是我的分类与跟我同年龄的女生的社交是不同的,这点也是事实。
我隶属的,是所谓的「这个业界」。
前前后后活了将近二十年,高中顺利毕业,到了被称为孩子已经会有点抗拒的年纪后,也会依稀认清社会法则以及世界结构,并逐渐了解现在自己所属的业界,存在于略为偏离社会常识的地方。
说的更极端点……
我真的觉得这个业界……
声优业界真的很奇怪。
首先,就是这业界实在太小了。
有一说认为,立志成为声优的人数似乎超过三十万。
不妙,三十万这数字也太多了吧。只要每个月跟这些人各收一圆,收入就比普通社畜还高了。倒不如说,社畜的月薪实在太低了。
也罢,社畜如何无关紧要。
我曾在网路上看过某个业界人士说,能以「声优」身分养活自己的大约有三百人。
当然,业界也会更迭兴替,「养活自己」的定义也非常暧昧,我想并不是经过精密计算的数字,只是该业界人士的感觉,也可以说他是根据经验判断大约是三百人的。
换句话说,被社会认可从事「声优」这一行的人,似乎就是这三百人了。
而这些来自捕风捉影,抑或是滑手机时不小心看到的情报,统统都是开头必定会加上个「似乎好像」的传闻或推测,或者根本就是随口瞎掰,所以我自己说起来也有点没底……总之好像是这样。
最令我不安的,就是我到底算不算在这三百人内?
我真的很没个底……
究竟有多少人知道「乌丸千岁」这号声优的存在?
越说越不安了……
我想,充其量只有我的家人跟事务所的人认识我吧?
既然这样,我的定位到底算不算是社会所认定的声优?这点实在可疑。
应该说,既然不为人知,那不就等同于不存在了?毕竟根据那个薛丁格的什么理论,存在是经由观测才怎样怎样的话,无人知晓的声优就等于不存在。无名声优根本就不算声优。
……惨了,我搞不好称不上是声优。应该说,这个……我……不是声优吧。
要是我现在碰到警察临检问:「小姐,妳从事什么工作?」我猜我应该会娇滴滴地回答:「我是大学生!」而且一定会尽可能的装得特别可爱。
自己都没办法断言自己是声优,那么世人也不可能会称呼我是声优。
不不不,其实我现在还是有在做声优的工作喔。
我仿佛是要佐证这个论点似的,在重复微妙晃动的地铁车厢内慢慢地掏出我的行事历。
……一片空白。